本站搜索
Google 百度 雅虎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首页  新闻中心  人文繁昌  生活休闲 | 文体  创建  民生  教育 |  法制  视频  房产  数码
繁昌  部门传真  媒体看繁  乡镇风采 | 计生  农经  论坛  社会 |  经济  生活  汽车  游戏
投稿信箱:fcxnews@163.com 新闻热线:0553-7871051

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553-7913419

 
 当前位置: 繁昌新闻网人文繁昌人文历史
繁昌保卫战
字体: 2019年07月26日15时57分 视力保护:

  抗日战争爆发后,日本侵略军大举侵略中国。到1938年12月,繁昌境内的三山、横山、旧县、荻港等镇,均被日军占领,繁昌北部沿江地区陷落敌手。国民党繁昌县政府早已迁出县城,搬到南(陵)繁(昌)边境五桂墩一带,仅有繁一、繁二区尚能推行政令。

  1938年12月下旬,谭震林副司令员率新四军第3支队进驻铜(陵)繁(昌)抗日前线,英勇抗击日本侵略军,指挥了著名的五次保卫繁昌的战斗,取得了五战五捷的伟大胜利。

  开赴铜繁前线

  1937年7月,全国抗日战争爆发,南方红军游击队改编组成国民革命军新编第四军(简称新四军),这是共产党领导的又一支抗日武装。

  新四军成立之初,下辖4个支队(旅级)。第3支队由闽北、闽东红军游击队组成,司令员张云逸(新四军参谋长兼)、副司令员谭震林、参谋长赵凌波、政治部主任胡荣,下辖第5、第6两个团,共2200余人。第5团团长饶守坤(后孙仲德)、副团长曾昭铭、参谋长桂逢洲,下辖3个营,分别以闽东北红军游击队、闽北红军游击队、中共闽赣省委机关直属部队和崇安、建阳游击队为主编成,开动时全团900余人。第6团团长叶飞、副团长阮英平(后吴焜)、参谋长黄元庆,下辖3个营,以闽东红军独立师为基础编成,开动时全团1300余人。

  1938年4月,第3支队在皖南集结。尽管第3支队人数不多,装备落后,但他们是经历南方三年游击战争的磨练和考验而保存下来的精华,是一支抗战意志坚定的人民军队。

  1938年夏,新四军第1、2支队向苏南,第4支队向皖中敌后挺进之后,第3支队奉命留在皖南。

  在日军的进攻和“扫荡”下,国民党军不断后撤,一些临江的前沿阵地丢失,致使日军沿青弋江一线向皖南纵深进犯。设在皖南屯溪的国民党第3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为保障其指挥机关的安全,于9月28日强令新四军第3支队开赴芜湖青弋江一线担任阵地防务。10月上旬,第3支队到达青弋江西岸的西河镇一带,先后取得了红杨树、马家园、湾沚等战斗的胜利。12月,第3支队奉国民党第3战区的命令,由青弋江一线移防铜陵、繁昌沿江地区,担任长江沿岸防务。

  繁昌是皖南门户,战略位置十分重要。这里地处长江南岸,迫近日军重兵据守的芜湖和日军在华中的指挥中心南京,境内多山,便于部队隐蔽,是控制长江中下游地区交通的重要侧翼,是国民党第3战区总部和新四军军部(设在泾县云岭)及其后方基地的重要屏障,也是皖南新四军军部联系江北新四军部队的主要通道。同时,繁昌位于芜湖至铜陵这段长江的突出部,日军为了加紧向中国腹地侵略,保障其海军舰艇的安全和长江运输的畅通,繁昌也是必争之地。

  1938年12月中旬,新四军3支队在副司令员谭震林(司令员张云逸在军部工作,副司令员谭震林担负3支队主要工作)率领下,由南陵蒲桥、青弋江一线开赴铜陵、繁昌沿江地区,同国民党52师、144师一起担负繁昌、铜陵、南陵境内长江沿岸防御作战任务。

  早些时候,因战争形势发展需要,叶飞、吴焜率领6团1、2两个营奉调苏南,归第1支队指挥,所以3支队只有5团3个营和6团1个营。此时,已挺进苏南敌后的新四军第1支队1团调回皖南,归3支队指挥。1939年1月,第2支队第3团调回皖南,归新四军军部直接指挥。新任5团团长孙仲德和参谋长桂逢洲于4月下旬调赴江北组建游击纵队,这样,就由谭震林直接指挥4个营。

  新四军3支队进入铜、繁地区后,支队司令部开始驻南陵县赤滩脚,1939年4月23日进驻5团团部所在地繁昌县中分村,其他部队分驻繁昌老虎山、马家坝、白马山、孙村、赤沙滩等地。国民党繁昌县政府也迂回到八分村。在整个防区作战部署中,3支队居前沿中间位置,国民党52师、144师居侧靠后,144师在3支队左后翼,以黄浒河为分界线,主力在铜陵狮子山、钟鸣街一线;52师在3支队右后翼,其主力在南陵桂镇一带。第3战区像在青弋江一样布阵,又是把我军夹在国民党两军之间,日军来犯,新四军首当其冲。

  繁昌多山地,少平原。县城以东,是河圩地带,敌我均难以运动。北面开阔,城西及南部有大青山、红花山、三梁山、白马山、铁牛山、狮子山等诸道屏障,地形隐蔽复杂,便于钳制和打击敌人。繁昌西南十数公里的塘口坝、孙村是日军荻港、桃冲铁矿山据点通往繁昌、南陵线上的要隘,两侧多是山地,地形对我有利。

  繁昌当面之敌,有日军岩松第15师团高品52联队川岛警备部队,约计五六百人,还有大量伪军,他们分驻伏龙山、峨桥、三山、横山桥、矶山一线;敌116师团之石谷133联队西川、藤井、青木3个大队,约计1500余人,驻荻港、桃冲铁矿山、三江口一线。同时,日军随时可以从芜湖调集大量日伪军。

  根据这种国共两军在同一地区混合交织的复杂情况,谭震林同志非常关心繁(昌)铜(陵)地方党的建立和发展,他经常深入到各乡,检查指导民运队的工作,了解有关地方党的发展,各种群众抗日团体的组织及抗日统一战线建设方面的具体工作,他还积极地指导繁昌县委办党训班,组织支队政治部的同志给党训班的同志讲国际歌、讲党章党纲等,并号召地方党的同志大胆积极地向国民党地方当局开展有理、有利、有节的斗争,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中不断壮大人民力量,争取独立自主的地位。

  当时3支队的民运工作队在各乡建立的群众抗日组织,主要有农抗会、妇抗会、青抗会、猎户队、儿童团和递步哨等。

  在敌、顽的夹缝中坚持抗战,新四军要立足并得到发展,除了做好统一战线工作,团结各党派力量,发动群众建立各种抗敌协会进行斗争以外,最主要的就是积极主动地开展武装斗争,粉碎日寇“扫荡”,在与敌人浴血战斗中树立自己的威望。

  新四军第3支队在谭震林副司令员领导下,在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援下,在第1团、第3团的协同下,两年间,在铜繁前线共进行了200余次胜利的战斗,沉重打击了日本侵略军的嚣张气焰,在新四军抗战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。

  1938年12月下旬,第3支队刚进入铜繁地区,就遭到日军的“扫荡”。26日,日伪军200余人向第5团驻地中分村发起攻击,第5团利用有利地形,打退了日伪军,并乘胜追击,一举攻克繁昌城,占领了这个战略要地。从此,繁昌保卫战的帷幕正式拉开。

  1939年一年,日军分别于1、2、5、11、12月,五次大规模地进犯繁昌,3支队指战员浴血奋战,取得了五次保卫繁昌之战的伟大胜利,其中11月的三次战斗,最为激烈,创造了新四军正面战场作战的典范。

  峨山头争夺战

  11月7日晚,日军第15师团高品52联队川岛警备队步骑兵600余人,附迫击炮5门,重机枪7挺,由峨桥、三山、横山桥等据点出动,分三路进犯繁昌。8日拂晓,日军到达新兴街、松林口、三元口附近。

  敌人刚一出动,我3支队就接到侦察员的报告。谭震林分析敌情,来犯之敌兵力虽比我劣势,但有无援兵及其他方面情况还未明了,在这种情况下,应避免与敌决战,决定扩大正面,对敌形成包围之势,把主力摆在繁昌西南山地,待机出击。繁昌城南的峨山头是整个战场全盘的中心要地,如能扼守,则不但可以控制城厢,而且能吸引敌人兵力,造成出击部队的有利条件。繁昌西北一带山地,便于我威胁和钳制敌人,要防止敌人从荻港、桃冲铁矿山方面增援其攻城部队,宜预先布置相当兵力担任警戒,以保障我侧翼安全。

  基于这种分析,支队司令部决定,5团1营布置在横山桥通往马家坝方向的附近山地,以小部队正面钳制,主力占据有利地形,打击敌人侧翼;5团2营隐蔽在白马山附近,待机向繁昌城西北方向袭击敌人;5团3营在红花山、孙村附近加强侧翼警戒,随时准备打击荻港、铁矿山方向可能来援之敌;6团3营占领繁昌城南之峨山头,扼守该地,并以一部担任城防。同时,为便于指挥,谭震林率支队司令部由中分村进至铁门闩一带。

  8日早晨7时左右,从横山桥出发的这一路日军经三元口进至马家坝附近,首先与我5团1营接触,遭到我侧面突然袭击后,即转向松林口方向,与从三山出发的这路之敌主力会合,继续向繁昌城行进。9时,这路日军集中力量向峨山头阵地发起猛烈攻击,企图占领阵地,控制全城。6团3营主力居高临下,以短兵火力顽强抗击,击退了日军数次冲锋,牢牢控制了阵地。11时,日军一部突入城内。5团1营由羊尖山迂回到县城北门附近,2营也迅速赶到西门,两营互相配合,对突入城内之敌实施攻击,双方展开激烈巷战。

  扼守峨山头的6团3营在敌人不断的进攻中,伤亡渐增,但士气仍然高昂。下午2时,日军调整兵力,以猛烈炮火攻击我峨山头阵地,几百名日军向山上猛冲,3营指战员毫不畏惧,与攻到近前的日军拼刺刀,一次次击退敌人的进攻。战至下午3时,峨山头阵地岿然不动。见敌人已经完全被包围,呈慌乱和疲惫之态,谭震林下令各营立即展开总攻。峨山头守军率先反击,并以一部直扑城内,配合5团1营、2营与日军作战。战士们一边冲,一边高喊“活捉鬼子”、“缴枪不杀”口号。激烈的巷战中,1营1连3排在连长祝希林率领下,与日军展开肉搏,予日军大量杀伤,全排壮烈牺牲。战至5时,天空飘下蒙蒙细雨,战士们越战越勇,日军招架不住,向北门溃退。

  天色渐渐黑下来,雨越下越大,日军且战且退,我军紧追不舍。追到草头山附近,敌人施放毒气,我军才停止追击,溃败日军趁机向七里井、松林口方向逃窜,战斗暂告结束。

  当时很多战士没有吃中饭,城厢商抗会组织商民送来了食物,有的送馒头包子,有的送饭团糕点,有的送饼干锅巴,有的送菜送水。晚上,部队胜利归来,路过城关进城休息,商民们在家门口用碗点上香油灯,照得街上通明。

  这次战斗,日军伤亡50余人,我伤亡38人。

  血战塘口坝

  11月8日日军进攻繁昌城受挫后,并不甘心失败,连日调兵,企图再次进攻繁昌。

  11月13日夜,日军第116师团石谷133联队的西川大队步骑兵五六百人,由荻港、铁矿山、三江口等地出发,到达繁昌城西南约12公里处的孙村附近,暂作休息,准备继续向南向赤沙滩前进。

  谭震林分析敌情,日军认为正面进攻繁昌不行,改为打侧翼,企图抓住国民党部队这个薄弱环节,从3支队和国民党144师的结合部,由孙村——塘口坝——赤沙插进来,从而把铜繁抗战链条打开一个缺口,以孤立繁昌,直逼云岭,策应青阳方向的进攻,威胁我徽屯后方,继而为打通浙赣线创造条件。

  3支队首长洞悉了敌人的企图,考虑到孙村与敌人后方据点接近,我若以主力迎击,则与我后方联络困难,而敌人则增援容易,孙村以北为山地,敌人居高临下,若再加从三山、横山方向配合进攻繁昌城,则我不但仰攻难克,且侧、背受敌,陷入困局。为争取主动,宜以一部兵力诱敌至孙村南5、6公里之塘口坝附近,变不利为有利,再以主力待机出击,一举破敌。据此,决定派5团3营从红花山迅速赶到孙村附近,钳制敌人;以5团2营和6团3营为增援部队,在塘口坝东北之白马山、三梁山附近,待机出击;支队警卫排占领三梁山西侧,向梅冲、孙村方向警戒;在马家坝的5团1营向三山、横山桥方向之敌侦察警戒,敌若出动,务必死死挡住。支队司令部亦从铁门闩转向西推进到三梁山东侧附近。为加强作战力量,确保战斗顺利进行,谭震林电告军部,请调1支队1团也来塘口坝。

  14日凌晨2时,进犯日军由孙村向塘口坝、赤沙滩方向前进。我5团3营即与敌在必经之梅冲附近接触,我未攻击纠缠,而在其后跟随。拂晓,日军准备渡河时,5团3营果断出击,使日军不能渡过赤沙河,打乱了日军部署,日军非常恼怒,但一时又摸不清新四军的实力,迫使其改变行进方向,遂占领塘口坝西北之金丛山、九龙石一带高地,并派一部运动到三梁山南侧之乌龟山抢占阵地。我5团3营紧紧咬住敌人,乘敌立足未稳,向日军指挥所九龙石高地发起冲击,一鼓作气冲到近前,与敌展开白刃战。敌人大惊失色,慌忙应战。当时日军单兵素质远超中国士兵,特别是拼剌技术,一阵白光闪闪,将我5团3营击退。

  日军已被我成功引至塘口坝,3支队立即命令待机多时的5团2营由白马山出发占领乌龟山一线高地,堵击敌人,不让其前进。2营营长陈仁洪命令4连连长林昌杨带领4连迅速占领乌龟山阵地,抢占制高点,坚决阻止敌人南进;6连随在营指挥所后面前进,配合4连战斗;5连在乌龟山背后南侧隐蔽待命,作为2营的预备队。

  乌龟山本是个无名高地,位置比较突出,在塘口坝的东南,与塘口坝仅隔几百米远的平川稻田。山的东侧连接大青山,西侧靠近黄浒至赤沙滩的河道和大道,南侧是一片起伏地,满山光秃秃的,只有齐膝深的荒草和稀疏的小松树,高地的中央是一个椭圆形的大空地,从这里向四周伸出四个短短的小山脚,因为它是3支队与144师结合部上的一道屏障,平时大家经常在这里搞防御作战演习,战士们觉得它像一只大乌龟,所以就叫它乌龟山。

  4连赶到乌龟山近前,发现日军已到了乌龟山脚下了,他们迅速集中队伍选择了一条上山小路,随着机枪和冲锋号声骤然响起,战士们像脱缰的烈马,勇猛地往上冲,日军的迫击炮弹不停地在阵地上爆炸。6连也冲上来了,战士们摔出一排排手榴弹,把敌人压下去了。4连、6连控制了乌龟山。

  乌龟山阵地进可攻退可守,是敌人主攻的高地。只有夺取乌龟山,才能挽救日军的败局。于是,一场血战,在塘口坝展开了。

  上午8点多钟,山坳里雾消尽了,阵地前面和山下面稻田里成群乱窜的日军兵马,都清晰地暴露在我军的火力之下。2营居高临下,轻、重机枪猛烈地向敌人扫射,靠前的日军趴在田里一动也不能动。日军重新整理了队伍,密集的炮火向2营阵地打来,趴在田埂上敌步兵,按散兵队形,沿着乌龟山的山脚,满山遍野地向上爬。

  阵地西北面最突出的小高地就是4连连长林昌杨带领1排在那里坚守,日军一次次集团式冲锋,都被英雄的4连打了下去。阵地前打成了一片火海,茅草灌木在燃烧,树叶树皮被弹片削光了,石头和野草被翻了个个儿。

  随着步兵的冲锋,山下通往黄浒的小河旁,100多名日军骑兵,声嘶力竭地狂叫着向山上冲来,4连沉住气,放敌到50余米时,轻重机枪对准敌人的马队一齐猛烈扫射,刹那时,敌人的骑兵人仰马翻,许多日军滚到河里、水田里去了。

  战斗最激烈的时候,4连连长林昌杨倒下了,他的胸前横穿过一排机枪子弹,殷红的鲜血把身下的泥土都染红了。4连2排长和他率领的3个班长又先后牺牲。战斗仍在继续,战士们非常勇敢,尽管敌人反复向阵地冲锋,战士们始终坚守着阵地。排长牺牲了,副排长代理,副排长受了伤,班长指挥,班长、副班长牺牲了,战士自动出来代替。

  整个阵地好似天崩地裂一般,到处是浓烟烈火,到处是吼声和鲜血,敌人的第三次猛烈攻击终于又被4连打退了。

  为了保住4连阵地,营长陈仁洪决定派在营部的特派员赵培枫同志去代理4连长。在上次保卫繁昌的战斗中,4连连长林枝坤牺牲后,指导员林昌杨改任连长兼指导员,这次战斗中就英勇牺牲了。

  时近中午,日军从三江口方向,利用黄浒河河道,派出第一批增援部队,约200余人,到达塘口坝附近,又开始进攻乌龟山。阵地上原有工事大部分已被摧毁,战士们只得利用弹坑和大石头来隐蔽身体。这时,营部副官童景瑞带领猎户队三四十人,送来了急需的子弹和手榴弹,他们还赶紧帮助部队抢修工事,有的还把手榴弹一个个打开盖子送到战士跟前。战斗紧张地进行着,赵特派员一口气扔出4颗手榴弹,当他扔出第5颗手榴弹时,不幸中弹牺牲。

  这时,4连阵地上已经剩下不多的人了,战斗仍然在激烈进行。在短短的几个小时里,牺牲了两个连长,1排长在另一侧阵地打得脱不开身,随同代理4连连长赵培枫特派员来的通讯员,紧急之下大声地向活着的同志宣布:“同志们,请让我来代理阵地指挥员,同大家一起坚守阵地!”乌龟山西侧阵地,就这样在通讯员的指挥下,牢牢地掌握在我们的手里。

  敌人在4连阵地上连连吃亏,便把主攻方向转向乌龟山右侧6连阵地,共产党员4班长汤永言率领全班坚守在右侧小高地上,敌人几次冲锋,都被他们用手榴弹和机枪火力击退。日军尸体横七竖八地倒在阵地前的小山包上,三八式步枪零乱地丢在草丛间。

  汤永言右腿负了重伤,尔后左臂又被子弹击穿,但他看到阵地上全班连他在内只剩下4个人时,坚决不让背他下去。战士们把他移到一块大石头旁,让他斜靠在那里,便于观察,指挥战斗。不一会儿,汤班长又被敌人打断了喉管,昏迷过去。6连组织力量阻击敌人,才把汤班长及4班撤换下来,

  营长陈仁洪右臂负伤,仍坚持一线指挥。副营长马长炎带营预备队5连,与塘口坝南边的敌人紧张对峙着。

  下午2时左右,日军见态势毫无进展,又从荻港方向,经黄浒向梅冲派出第二批增援部队,约400余人,向我右翼包围。此时,3支队警卫排警戒三梁山之西侧,同时5团3营也由金丛山转移到三梁山上阻击,致使该敌被堵截,未能支援乌龟山。

  战斗到黄昏时分,新四军老1团迟迟未到(后来得知,该团在增援途中,因解救铜陵东南之舒家店被日军劫掳的民众,没有及时到达战场),谭震林觉得必须要动用自己的最后一支生力军了,当即命令在三梁山后面待机的6团3营投入战斗。该团势如猛虎,迅速向乌龟山南侧出击包围敌人,日军疲惫不堪,猝不及防,一时伤亡很大,不能坚持,遂准备撤退,电告133联队派部队增援接应。

  傍晚7时,夜幕降临,日军第三次增援部队约200余人到达黄浒镇,在黄浒以北之象山附近占领阵地。同时用汽艇在黄浒至塘口坝的河道里来回运伤兵和武器。午夜12时,日军全部秘密退出战斗,我向黄浒方向追击未果,战斗遂告结束。

  第二次战斗,几乎是14日一整天,敌人先后三次增援,投入兵力达1200多人,死伤300多人,川岛中佐被击毙。我军负伤44人,阵亡22人,缴获了一批步枪、子弹。

  为了抢救伤员,军部医院调来一批军医,包扎急救站设在中分村徐祖恒家。新四军在塘口坝浴血奋战,深深地感动了繁昌人民,人们纷纷参战支前,直接参战的猎户队员(民兵)有570多人,从事战勤工作的有430多人。他们抬担架,送弹药,送茶饭,就连国民党繁昌县县长徐羊我也感动得亲自带人抬担架。乡亲们送来了一担担饭菜,又冒着危险把伤员和牺牲的同志背下去。葛为富、俞成章、张文斗等从战场上将伤员背下来,然后送到无烟冲抢救,一连背几趟,忘记了饥饿和危险。农抗会员、猎户队员献出棺材和木板,将林昌杨、赵培枫、李志魁等13位烈士埋葬在后冲(解放后迁县烈士墓)。

  再战繁昌城

  日军8日、14日两次受到重创后,决心要报复。这次驻繁昌周边的日军,东西配合,联合行动。20日晚,日军驻荻港、铁矿山、三江口的石谷133联队和驻峨桥、三山、横山桥的川岛警备队步骑兵炮兵共2000多人,从孙村、枯竹岭、横山、三山、峨桥兵分五路,再犯繁昌。

  谭震林副司令员立即召开干部会议,分析敌情,这次敌人使用兵力很多,多方面配合行动,妄图与我正面决战。敌人五路推进,我若采取各个击破的办法,击其一路,敌人各路策应容易,我则转移困难,则必有被敌包围的危险。为了掌握主动,应在繁昌城西北山地部署足够兵力,采取运动防御,拖累敌人;另以一路占领峨山头,控制城厢,主力相机出击,消灭敌人有生力量。支队司令部把5团1营部署在繁昌城西北山地,实施运动防御,疲劳敌人;5团2营在繁昌城西南山地白马山附近,待机袭击敌人侧翼;5团3营在红花山、孙村之间,警戒侧翼;6团3营担任城防,扼守峨山头,控制敌人。支队司令部推进到铁门闩附近。

  21日早晨,五路日军向繁昌城压来。7时许,5团1营一部在马家坝附近与枯竹岭、横山两路来的敌人接触,节节抵抗,阻击其前进,使之行动迟缓。孙村那一路日军主力行动非常狡猾和迅速,在我白马山5团2营尚未发觉之时,就经五里亭进至繁昌城西门附近。这路日军动作如此之快,出乎我军意料,以至担负城防的6团3营一时没有反应过来,日军就已经攻城了。3营寡不敌众,被迫放弃城防,退守峨山头。而此时其它各路日军,均采取稳扎稳打、步步为营的办法,向繁昌城推进。

  下午3时,日军大部分进入繁昌城,集中兵力向6团3营峨山头阵地包围冲击。激战持续2小时,因敌众我寡,峨山头一度失守。后在我5营1、3团一部的配合下,6团3营从西面锥子山(官山)方向发起勇猛反攻,激战到黄昏,夺回了峨山头。

  22日,敌人进占繁昌城后,即停止向南前进。5团1营、2营将繁昌城及其西、北地域内的据点重重包围,并不时冲击、袭扰城内之敌。当日,连续下雨之后又下起大雪,日军的粮食弹药供应不上,加上不明真相,只得死守城里,不敢出击。

  紧张的一夜过后,天气仍未好转。日军认为,虽然占领了繁昌城,但并没有消灭新四军主力,且弹尽粮绝,恐慌异常。23日拂晓,日军企图突围。

  进来容易,想走就没那么容易了。突围的日军,被我5团、6团两侧夹击,又退回城内。早晨7时,大股日军又向城东方向猛冲,被我峨山头守军火力压制。我又以5团2营为突击队,向敌突围部队袭击,敌伤亡甚重,残敌向马家坝方向溃逃。我军跟踪追击,敌人遂仓皇分向三山、横山方向逃去。至此,繁昌城又被我军收复,战斗胜利结束。

  第三次战斗,历时三天两夜,新四军再次取得了保卫繁昌的胜利。这次战斗,日军共伤亡100多人,我军仅伤9人,牺牲2人,取得了以1比10的战绩。

  军民欢庆胜利

  1939年11月,新四军第3支队接连打退了日军三次进攻,毙伤敌人450余人,创造了1939年铜繁战线空前伟大的胜利,谱写了新四军皖南抗战史上光辉篇章。捷报传到新四军军部,叶挺、项英立即致电谭震林,给第3支队指战员通令嘉奖。新四军《抗敌报》为此发表了题为《保卫繁昌屏障皖南的伟大胜利》的社论,军部通报表彰了3支队和5团。国民党第3战区也在全区通令嘉奖五团,对新四军的英勇战斗给予肯定。

  在繁昌之战中,新四军仅有4个营投入战斗,连战皆捷,大大提高了新四军的威望,极大地鼓舞了中国人民抗日斗志,大灭了日本侵略军的锐气。它有效地牵制了日军向中国腹地的进攻,支援了武汉会战,屏障了皖南后方徽州、屯溪重地。在积极打击日军的同时,第3支队还在皖南大力开展群众工作,部队每到一地,就向人民群众宣传中国共产党的抗日主张,讲解中国共产党的统一战线政策,发动和组织群众成立农民抗日协会和妇抗会、青抗会、儿童团,并把山区猎户组织起来,他们站岗、放哨、侦察敌情,是新四军的可靠助手。它以铁的事实证明了新四军不是“游而不击”、“保存实力”,而是最坚决最英勇的抗日队伍。

  战斗结束后,鼓舞人心的群众慰问活动开始了。商抗会送去一头肥猪,两坛散酒,200支牙膏牙刷,10打毛巾,1挑糕点糖果。

  峨山冲送来两竹篮军鞋,五六十双袜底及若干慰问袋,并送来5位青年参加新四军。

  直晏乡筹粮2万斤,捐款1000元,收交铜铁400多斤,做军鞋300多双。鞋帮上还绣上“穿上军鞋多打东洋”、“抗日救国,保卫家乡”、“行军行进,抗战必胜”等抗日口号。

  12月下旬,3支队在中分村举行祝捷大会。下午3时,祝捷大会在中分村栗树林广场隆重开幕。3支队指战员个个武装整齐,踏着坚定的步伐进入会场。新四军军部派来了军乐团,高奏胜利凯歌,列队进入会场。各界人民团体,农、商、青、妇的代表,中分村儿童团、马仁乡乡保甲人员和小学师生,地方群众等数千人,在台下排列着。谭震林、胡荣、新四军军部代表等讲话。国民党繁昌县政府向3支队敬献“保障繁阳”横匾,城厢各抗敌协会、中分村各抗敌协会向3支队敬献锦旗。

  当天晚上,新四军战地服务团,配合3支队政治部宣传队,在大会原址公演新编大型话剧《繁昌之战》。

  1940年春,新四军文艺战士曲再之、吴蔷、何士德创作了歌曲《繁昌之战》,随着那激越昂扬的旋律,铿锵有力的歌词,繁昌保卫战传遍了大江南北,给全国的抗日军民以极大的鼓舞。

  沈大龙

 
相关新闻
热点图片
高温酷暑下的坚守
大暑到 夏收忙
火龙果开始采摘
峨溪河繁昌段堤防加固工程有序推进
24小时新闻排行
 

中国繁昌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技术支持:中安在线

网站说明 | 皖ICP备09024556 | 皖网宣备090013 | 皖公安网备34020002005308 | 法律声明 |